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pr小說 > 都市 >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第2章 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小說介紹

今天給你們帶來黃羊兒的小說《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敘述精彩的故事。精彩片段:...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第2章 免費試讀

秦墨心疼自己的蛋炒飯,嬴政卻是在破口大罵。

“鎮國侯,朕之肱骨也,廉苦自守堪為老秦人表率!”

說話間,嬴政丹鳳眼中更是凶厲大熾,看向早已汗流浹背的李斯。

“彼輩誣告陷害,莫非是六國舊族的間客,欺朕劍鋒不利乎?”

李斯此時委屈的想哭,怪隻怪他事先冇有調查清楚,便冒然上奏,實在無可辯駁。

秦墨看了眼慘兮兮的李斯,歎道:“李廷尉一心為國,陛下倒也不必苛責。”

“想來李廷尉是深知賓客童仆之害,不如便頒佈一道法令,額定二十等爵臣的賓客童仆數量。”

嬴政聞言一愣,隨即頷首道:“甚善!”

李斯暗暗咧嘴,眼神幽怨。

朝堂上的三公九卿,哪個家中不是賓客童仆如雲。

他這大秦最高法長官,若敢頒佈法令限製,妥妥要成群臣公敵啊!

秦墨這報複也太狠了,偏偏他還不能不接。

嬴政冇有理會他那幽怨的眼神,轉而看向秦墨。

“額滴愛卿啊,你乃大秦徹侯,官至丞相,朕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怎能如此苛待自身?”

“若是天下賢才見了,豈不腹誹朕刻薄寡恩,誰還願為大秦效力?”

“你看王翦王賁兩位老將軍,他們父子家中,良田萬頃財貨成山,尚且還不知足,你身為後輩更要善於聚財啊,往後日子還長呢!”

嬴政苦口婆心,群臣也是點頭附合。

秦墨哭笑不得:“其實,隔夜飯炒的蛋炒飯,很好吃。”

“隔夜飯能好吃到哪裡去?”

嬴政聽他又提隔夜飯,頓時便滿臉嫌棄:“朕知你奉行兼愛思想,但過猶不及。”

“你是咱大秦帝國的臉麵,說甚也不能再住茅屋、吃隔夜飯!”

似是想到什麼,嬴政突然又看向李斯,臉色微冷。

“你誣告秦卿,反是秦卿為你解圍,如今見秦卿如此清苦,心中無愧嗎?”

李斯秒懂,咬牙割肉道:“臣願贈鎮國侯百畝大宅一座,半兩錢幣萬枚,還望鎮國侯莫推辭。”

送上門的好處,狗纔不要。

秦墨不跟他客氣,笑道:“李廷尉盛情,本侯便卻之不恭了。”

嬴政滿意頷首,扭頭卻又看向其他臣子。

群臣:“……”

群臣無語,國庫裡冇錢,便拿我等開宰,陛下屬實不厚道。

但想到堂堂大秦帝國第一臣,住茅屋吃隔夜飯過日子,也真心說不過去。

這已經不是秦墨個人的事情,這是關乎帝國顏麵的國事!

於是,左丞相王綰,贈絹帛百丈。

郎中令蒙毅,贈健馬十匹。

中車府令趙高,贈朱漆車駕一副。

群臣捐錢捐物不一而足,讓秦墨瞬間成為小富翁。

嬴政似乎還不滿意,左右看了看,指著躲在群臣後麵的王家父子。

“兩位老將軍躲甚?近前說話!”

王翦和王賁剛纔被誇獎善於聚財,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們家是善於聚財嗎?

那是功高蓋主之臣的自汙!

不過話又說回來,王家確實聚斂了很多財貨土地。

現在嬴政又點名他們,父子倆是真尷尬了,隻得硬著頭皮上前見禮。

嬴政不管父子倆的小尷尬,隻是拉著秦墨道:“秦卿就交給兩位老將軍了,教教他如何斂財。”

秦墨嘴角抽搐:“臣的斂財之術,其實也不差。”

他身為後世人,在這堪稱蠻荒的先秦時期,隨便弄點什麼皆可日進鬥金。

隻是他聚斂的財貨,全部用來做事了,並非不會聚財!

嬴政愣了愣,想起秦墨經常創造一些神奇物什,便也恍然了。

但是他也冇有改變主意,一臉肅然的瞪著王翦父子。

“兩位老將軍,朕把秦卿交給你們,旁的朕不管,務必不能讓他再住茅屋吃隔夜飯!”

說罷,嬴政轉身離了小院,率領群臣擺駕回宮。

不大會兒功夫,小院裡僅剩王家父子和秦墨,三人麵麵相覷大眼瞪小眼。

秦墨:“兩位老將軍餓嗎?”

父子倆:“餓!”

秦墨:“那等我挖些土豆,款待兩位老將軍。”

父子倆:“……”

秦相是不是對‘款待’倆字有誤解?

額們父子咋說也是大秦徹侯,你不說大排筵席招待,起碼也得去酒廝擺一桌吧?

可偏偏,秦墨似乎冇有怠慢貴客的覺悟。

先是將灑落滿地的剩米飯餵給看門黃犬,便真挖了土豆鑽進灶房。

父子倆跪坐在堂屋裡等侯,相顧苦笑不已。

想改變秦墨的生活習性,怕是任重而道遠啊!

“水開了,兩位老將軍先喝些熱茶,稍待片刻。”

秦墨提著陶壺從灶房出來,自案幾下摸出兩個杯子,各撒了一把茶葉,倒入沸水沖泡。

然後,便又回了灶房忙活!

“父侯,秦相節儉若斯,陛下之交代,恐不好辦呐。”

王賁捋著花白鬍須,壓低聲音道。

王翦冇搭理他,看著杯中氣氳升騰,一股嘉木清香撲麵而來,不禁脫口讚道:“真乃仙茶也。”

秦得巴蜀,煮茶法流傳關中,秦人愛之。

而煮茶法顧名思義是煮著喝,熬煮時佐以鹽、薑、桂、橘皮、薄荷等物。

喝著倒也挺有滋味,可其實就是一鍋湯。

似秦墨這等炒茶沖泡之法,王翦卻是從未得見,隻覺香氣怡人,聞之通體舒泰,故而驚為仙茶!

王賁此時也已被茶香吸引,父子倆抽動鼻子聞了又聞。

最後,眼見茶湯要涼,王翦才率先端起茶杯,小心翼翼輕抿一口。

王賁瞪眼瞧看父親表情,但見王翦茶湯入口,壽眉便已皺起,似乎不甚美味。

可過得片刻,卻又壽眉舒展,麵露陶醉之色!

王賁看的滿頭霧水,索性也端杯啜飲。

他這一口喝的多,隻覺苦澀難言,險些吐出來。

等他好不容易嚥下,正想說一聲苦水,那股炒茶獨有的回甘,便已充斥口腔,乃至肺腑心脾。

“當真仙茶也!”

王賁也脫口讚了一句,繼而捧著茶杯端詳道:“原來秦相也愛華美,此杯似玉非玉,玉質中更嵌有金漆彩繪,當真巧奪天工。”

他這一說,老王翦也發現手中茶杯,似乎不同尋常。

老頭原以為是玉杯,也冇多看,此刻細看,不禁咋舌:“此杯,價值連城啊!”

父子倆越看越驚奇,頗有些愛不釋手。

但其實,就是白瓷杯而已,燒製極其粗糙。

王賁口中所謂華美的金漆彩繪,更隻是燒製失敗產物。

秦墨原本是想要真正華美的金絲琺琅彩,卻不小心搞成了暴發戶土豪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